<pre id="h85q6"><label id="h85q6"></label></pre>

    <big id="h85q6"><strike id="h85q6"><tt id="h85q6"></tt></strike></big>
  • 聯系我們
    • 郵編:241000
    • 電話:189-1159-0211
    •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來廣營北苑東路19號院3號樓16層

    融資租賃北京三一重機旋挖鉆機疑存致命故障遭質疑

    文章出處:本站 人氣:1975 發表時間:2022-06-16 14:00:41

       “鉆桿斷裂、鋼絲繩磨損、動力頭上的銷軸磨桅桿、桅桿關鍵部位有隱患需進行技改。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北京三一重機生產的SR280R旋挖鉆機故障報修次數竟然高達40余次,平均工作74小時就報修一次?!?nbsp;   

        因機械故障頻發,承包的工程受阻,楊恒健與趙云鵬及其合伙人早已疲憊不堪,債務高臺壘筑、每天被追債提心吊膽、維權卻困難重重……


     “報修次數驚人,三一無一兌現!”


        兩臺價值985萬元的三一重機旋挖鉆機,竟然在兩年時間內,因發動機報廢、重要部位存在巨大安全隱患而陸續被迫“退休”。

        面對投訴,三一重機相關人員拒不承認維修記錄,被投訴期間頻繁更換經辦人員,出爾反爾,甚至威脅恐嚇依法維權的用戶;在對批量問題機器發出技改通知的同時做到不留痕跡,令用戶自嘆不如。

        記者從《產品買賣合同》中得知,2009年12月11日,濟南市趙云鵬與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購買北京市三一重機有限公司生產的型號為SR250旋挖鉆機一臺,合同價款人民幣470萬元。

        然而他未曾想到,從簽下合同的那一刻,他的“噩夢”就開始了。至2011年6月,在福建省莆田市萬達廣場工地施工后,發動機徹底報廢。

        因機器出現故障導致工程未如期完成,趙云鵬承受著來自各方的精神壓力。由于機器通過融資租賃的方式購買,每個月十幾萬的租賃費加上工人工資等各項費用,固定支出五十多萬元,讓其深感力不從心。

        記者了解到,“SR250自2009年12月23日開機使用到2010年11月4日,工作1428小時,報修記錄共19條,其中4008電話報修記錄15 條,甘肅易初明通工程機械維修服務有限公司報修記錄4條。鉆機出現的大小故障主要表現為‘回轉無法工作、卡特發動機燒機油、鉆斗底板掉進孔里、傾角傳感器故障、鉆桿開裂、桅桿關節軸承變形、油缸液壓閥損壞、主卷揚無限位、深度顯示器故障、測深接近開關損壞等’?!?/p>

        令趙云鵬難以釋懷的是,作為主部件的發動機,更是問題頻出。報修記錄上顯示,2010年9月2日,機主多次報修發動機燒機油問題,最后經卡特維修人員檢測后確定為發動機故障,但是一直沒有給予維修。趙云鵬曾與時任山東地區三一總經理姜曉勇溝通,姜多消耗的機油由企業賠償。然而,這一賠償始終沒有兌現,或成為“一句空話”。2011年6月,SR250發動機報廢。

        無獨有偶,幾乎同時,另一個用戶楊恒健的旋挖鉆機由于存在重大安全隱患被項目部責令停止施工了。

        “SR280R自2010年2月27日開機使用到2011年6月28日,工作2800小時,報修記錄共38條,平均工作74小時報修一次?!?楊恒健氣氛地質問,“如此‘嬌氣’的機器是如何成為合格產品順利出廠的?”
      
        據當事人講,SR280R旋挖鉆機的四處較大質量問題,分別為“鉆桿斷裂、鋼絲繩磨損、動力頭上的銷軸磨桅桿、桅桿關鍵部位隱患進行技改”。2010年4 月,他報修鉆桿抽不出問題時,北京三一重機山東督辦王宏志賠償40余萬。然而,三一的這一張空頭支票至今沒有兌現。

        趙云鵬、楊恒健等人維權近半年時間內,三一重機張新秋、北京三一重機法務部部長李德偉、北京三一重機總經理伏衛忠等均與他們進行過協商。在承租人不斷努力交涉的情況下,三一重機曾經給承租人退SR250旋挖鉆機并作出相應賠償。然而雙方對事情處理結果始終未達成一致意見。

        旋挖鉆機桅桿批量“技改”  曝產品存在致命安全隱患

        2011年7月,楊恒健收到三一集團有限公司的一份關于SR280R旋挖鉆機技改的通知,要求對桅桿的關鍵部位進行鋼板加固。當事人給記者提供了該型號旋挖鉆機技改后的部分照片。

        照片中的情形讓記者著實感到意外。SR280R旋挖鉆機的關鍵部位被20塊鋼板加固,記者看到桅桿與加固鋼板的結合面,其打磨處完全不符合焊接技術規定。楊恒健的SR280R由北京市三一重機有限公司的售后服務工程師張晶、焊工焦繼民完成。

        記者得知,桅桿技改并不僅限于這一臺機器。當事人給記者提供了一份《關于部分入巖系列旋挖鉆機桅桿關鍵部位加強的技改通知》的資料。該《通知》由三一集團有限公司旋挖研究院于2011年7月22日,對計劃調度部、制造部、客戶服務部發出的內部技改規定。編號為00695076。

        《通知》顯示,由于最近市場上出現少數列入巖型“鉆機桅桿加壓卷揚”及“轉盤根部”開裂的故障,故下發此技術通知單,原通知單00642808作廢。本次技改的對象為所有市場上及公司成品庫中的SR入巖系列旋挖鉆機,主要包括SR250R、SR280R、SR280RⅡ等,2010年6月21日之后下線的旋挖鉆機不包括在內。而恰巧的是,楊恒健所購買的SR280R型號在技改范圍之內。

        記者在《三一集團有限公司技術通知單》上看到,需制造部加工的技改所需物料,包括立板、折版、左右加強筋、左右加強板、筋板、撐板。究竟多少“問題車”需要技術改造?從加工的物料件數分析,保守估計約數十臺旋挖鉆機需要進行鋼板加固。批量產品出現質量安全隱患,只是對所售價格不菲的機器進行“修補”?

        2011年8月18日,三一重機工作人員對楊恒健的SR280R旋挖鉆機技改完畢,由于技改通知及桅桿加固等原因,鉆機耽誤工期并被項目部認為存在安全隱患責令停止施工。技改完畢后,三一重機是否針對“加固車”出具符合國家標準的技術參數?記者并沒有得到相關回答。

        按照旋挖鉆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GB/T 21682-2008規定,旋挖鉆機可靠性要求為:可靠性試驗時間不得少于250h,其可靠度不得少于85%,平均無故障工作時間不得少于100h,首次故障前工作時間不得少于120h。而楊恒健的SR280R每74小時出現一次故障,遠遠低于國家標準。


    維修記錄不存在?三一重機遭質疑?。?!

        2011年1月6日,針對用戶反映的北京三一旋挖鉆機的質量問題及批量技改等問題,記者對北京市三一重機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進行了采訪。

        北京三一重機營銷副總肖文表示,“產品是否有質量問題,需要第三方的權威認定?!庇浾呦蛐の奶峁┝薙R280R旋挖鉆機的報修記錄,肖文瀏覽之后,說, “不用說維修38次,連380次我都能給造出來”。因報修記錄無蓋章、無簽字,北京三一重機對此報修記錄的真實性表示懷疑。

        記者要求企業提供兩臺旋挖鉆機真實的報修記錄,然而肖文未給出一個明確的答復。就報修一事,肖文還提到,趙、楊兩人價值幾百萬的旋挖鉆機到濟南章丘6S店維修,為何沒有進出登記和維修客戶回執單?“我們這么大的一個企業,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也就是說,沒有記錄的,就是沒有維修,用戶的說辭純屬無稽之談。

        針對這種狀況,投訴人給記者提供了一份錄音材料,即用戶董樹民(趙云鵬、楊恒健的合伙人)等人與濟南章丘6S店原售后經理雷云云在2011年9月5日上午的談話記錄。

        2010年11月,董樹民將SR250旋挖鉆機出現的五項故障通知濟南章丘6S店進行維修。令他意外的是,旋挖鉆機的維修無出入登記、無客戶回執單。錄音材料中,雷云云告知他,“查不到,沒有維修記錄?!崩自圃飘斆娼o維修工人打電話,能夠證明用戶的確修過機器,并稱“無論哪個領導過問,我都敢說這個話”。

        肖文給記者提出的問題也正是記者想要知道的?!皟r值幾百萬的機器,為何進入6S店維修沒有任何記錄?”這其中是否存在人為惡意操控,意圖抹掉關鍵證據?

        針對批量技改問題,肖文的回答如出一轍。記者提供了一份《三一集團有限公司技術通知單》,他瀏覽之后,也對通知單的真實性提出質疑,稱通知單上沒有負責人簽字、沒有企業蓋章。肖文表示,“我們這么大的企業,不可能這么不嚴謹”!

    記者圍繞產品質量問題對北京三一重工營銷副總肖文采訪之時,他始終強調當事人的欠租金問題及《產品買賣合同》的第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繞開采訪主題,避而不答。肖文表示,用戶要求維修并不代表有質量問題。

        此外,北京三一重機公司法務部部長李德偉對記者說,“由于鐵路工程緣故,用戶沒有工程做,加上欠租金費,所以借產品質量問題,意圖將機器退給三一,以還貸款及欠款?!?/p>

        若產品無任何質量問題,為何北京三一重機曾經用戶對SR250旋挖鉆機進行退貨?雙方說法相差甚遠,究竟孰是孰非?

        提供維修資料等同泄密   用戶維權疑遭三一恐嚇

        2012年1月3日,記者見到了趙云鵬及其合伙人。時至今日,他們在維權路上已經走了近半年時間。他們翻著順豐速運的郵遞單,向記者數著那些遞出去但是毫無音信的求助信,他們其實也并不確定這些人是否能夠收到。

        趙云鵬在三一重工的官網上,看到管理團隊,分別將求助信發往集團高管,包括: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三一集團總裁唐修國,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三一重工執行總裁易小剛,三一重裝國際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毛中吾,三一重工高級副總裁周福貴、袁金華、趙想章。除此之外,北京市三一重機有限公司黨支部書記、副總經理程樺也列入送達范圍。然而,求助信猶如石沉大海,回聲難覓。

        一張張車票及郵寄單,見證著趙云鵬同楊恒健一行人的奔波。近半年時間內,他們多次與山東省章丘市三一6S店總經理張新秋面談,反而給消費者扣上“莫須有” 的罪名,認為“其由于經濟不景氣,意圖將損失轉嫁給三一”。用戶對這一“碰瓷”說法,極為不滿,稱“這不僅是不負責任,更是對我們人格的侮辱”!

        據董樹民介紹,三一重機山東章丘6S店雷云云以“維修次數太多,不敢交給用戶”為由,不予提供報修記錄。當用戶要求雷云云提供相關書面材料時,雷云云表示,按照公司的文件規定,提供給客戶資料按泄露公司機密處理。機器報修記錄,用戶對此擁有知情權,卻被企業作為“商業機密”,事件的背后頗具諷刺意味。

        最后在當事人努力之下,雷云云將報修記錄以郵件形式轉發給陳才(音)(山東地區營銷代表),由陳才轉發給當事人。據當事人說,6S店雷云云將報修記錄提供給用戶后不久,已經離開6S店,離開原因撲朔迷離,其真正緣由,我們不得而知。

        2011年9月17日,趙云鵬一行人到達長沙,并約見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的秘書彭甜,在聽完當事者的描述之后,答應盡快給予答復,然而,至今受害者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北京、長沙,趙云鵬一行人約見三一集團不同級別的人,這場“獨角戲”遲遲無法結束。

        據董樹民介紹,“2011年11月1日,北京市三一重機公司法務部部長李德偉打電話給我,質問我為何在網站上披露三一旋挖鉆機的質量問題,并告誡我不要再繼續胡鬧,否則將通過法院、公安局逮捕以及動用其他社會力量對我采取措施?!?/p>

        董樹民告訴記者,對于李德偉的恐嚇,他覺得越來越后怕,不得不寫出一份《聲明》,他在文中寫道,“萬一我有什么意外情況發生,希望家人或是朋友能夠將今天的事情告知媒體及公安局,查明情況替我伸冤?!?/p>

        三一重機的不作為及個別負責人的行為著實令人發指!趙云鵬一行人曾在人民網刊登《致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一封信》,信中透露著期待“客觀公平處理問題”的急切心態。百般求助無門之下,他們又在論壇里上發出了“重金懸賞100萬誓向三一討說法”的帖子。不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在這里是否會奏效,且不論數字有多大,誰會察覺受害者在絕望之時發出的陣陣哀鳴?

        正在工地的三一旋挖鉆機遭強行拖走    疑與質量糾紛案有關

        2011年9月17日,投訴人就產品質量問題與三一重機山東地區銷售代表陳才(音)進行協商處理。協商錄像顯示:陳才(音)“好意”勸告投訴人并稱,在合同內容方面都有利于三一重機公司,并且北京昌平區法院就是三一的法院,官司很難打贏。陳才的一番話讓趙云鵬一行人不寒而栗。

        雖知司法程序異常艱難,用戶勢單力薄,趙云鵬、楊恒健等人憑著對司法公正的期許,仍然決定依照法律程序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但他們還未接到昌平區法院受理案件的立案通知,從廈門工地就傳來了“噩耗”:他們維權的最直接證據--“問題車”被強行拖走了。

        董樹民告訴記者,2011年12月26日晚上零時許,在廈門正常施工的SR220C旋挖鉆機、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的SR280R旋挖鉆機被暴力搶拖;而另一臺發動機報廢的SR250旋挖鉆機由于各種原因所幸未被拖走。想起當夜場景,趙云鵬、楊恒健為所在地工人捏一把冷汗,仍心有余悸。

        在趙云鵬、楊恒健毫不知情的前提下,這種強盜式做法,意圖毀滅證據,疑與用戶去法院起訴三一重機質量糾紛案有關!

        目前警方已經介入調查,案情還沒有結果。記者看到,《臺海網》報道了旋挖鉆機被搶當晚的詳細情形:26日晚上零時許,十幾個彪形大漢手持木棍,將兩臺旋挖鉆機強行拖走;為了防止工地上看管人員報警,這些人搶走看管人員的手機,并將其控制在屋內長達四小時之久。

        據悉,2011年6月,由于兩臺旋挖鉆機均因頻繁故障無法施工,無力支付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每月約30萬的租金費用。承租人在未接到任何“解除合同”通知的情況下,康富國際租賃公司竟動用社會力量,用粗暴的方式將存在質量問題的機器強行拖走,此惡劣行徑是否與北京三一重機有著密切關系,究竟誰是幕后元兇?

        據趙云鵬介紹,康富國際租賃公司在搶走機器時,留下了一份針對SR280R旋挖鉆機的《解除合同通知書》??蹈粐H租賃如此囂張,似乎“有依可循”,一切來源于《產品買賣合同》中的霸王條款。

        鉆機被搶背后貓膩浮現  合同涉及霸王條款

        2011年8月8日,董樹民與張新秋洽談時,張新秋直言不諱,“我不跟你們談,我要通知銀行追討你們的欠款、滯納金”!
     
        趙云鵬、楊恒健給記者出示了《產品買賣合同》,SR250、SR280R兩臺旋挖鉆機以融資租賃方式進行購買,出賣人為北京市三一重機有限公司,買受人為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

        《產品買賣合同》第十二條規定,如因本合同發生任何糾紛,協商不成的,則提交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所在地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審理。第十三條規定如因遲延交貨或產品質量問題引發糾紛,均由承租人直接向出賣人交涉或索賠;若承租人未按時足額向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支付租金,出賣人接到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書面通知后,有權對承租人承租的設備采取停止售后服務、停機、拖機等措施,由此導致的損失均由承租人自行承擔。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四十一條規定,出租人、出賣人、承租人可以約定,出賣人不履行買賣合同義務,由承租人行使索賠的權利。承租人行使索賠權利的,出租人應當協助。如今,承租人趙云鵬、楊恒健因鉆機質量問題與三一重機產生糾紛,康富國際租賃公司卻違反《合同法》,強行拖走問題設備,并拒絕提供相應證據。

        由此簽訂的產品買賣合同,不得不讓人質疑其公平合理性。出賣人與受買人之間是否存在連帶關系?

        趙云鵬、楊恒健的代理律師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陳燕燕,曾經查詢過兩者之間的關系,她告訴記者,“中國康富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是北京市三一重工有限公司的子公司?!?/p>

        原山東地區銷售代表陳才(音),曾經透露過,北京三一重機與用戶簽訂的合同,合同內容都是非常有利與三一重機的。在此合同中,承租人將承擔最大的風險,其中貓膩不言而喻。難道康富國際租賃公司可以單方面解除合同嗎?

        出賣人與買受人如同“父子關系”的現狀,合同中諸多霸王條款將趙云鵬、楊恒健等承租人推入更加尷尬的境地。通過融資租賃形式購買機器的北京三一重機用戶如同“砧板魚肉”一般,北京三一擁有絕對話語權,當用戶與企業發生糾紛,他們該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趙、楊的遭遇不是第一個,更不會是最后一個!

        【后記】

        趙云鵬、楊恒健及其合伙人董樹民告知記者“三一重機”的奇怪現象。自從2011年8月份開始維權,他們見證了三一重機頻繁的人事調動。兩臺旋挖鉆機出現嚴重故障后,承租人與三一重機工作人員不斷交涉,先后有五位參與此事的工作人員被調往別處或離職。對于質量糾紛直接參與人的人事決策,是三一重工的慣用伎倆還是放煙幕彈來試圖掩蓋事實真相,引起人們一片熱議……

        北京三一重機作為三一集團的子公司,面對用戶提出的產品質量問題,百般刁難,面對媒體,完全否認用戶手中的證據。無論優秀的個人、企業還是民族,必須具備敢于擔當的勇氣與魄力。而北京三一的做法與態度,實在令人汗顏!


        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相關產品

    主營城市: 河北   江蘇   貴州   湖北   河南   四川   湖南   山東   浙江   安徽  

    男女日bb的全过程视频_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高潮的视频_成年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_日本熟日本熟妇在线视频
    <pre id="h85q6"><label id="h85q6"></label></pre>

    <big id="h85q6"><strike id="h85q6"><tt id="h85q6"></tt></strike></big>